电视指南 - 内地电视剧 - 在远方剧情介绍

在远方第1集剧情介绍

  从事快递行业的姚远晚上开车拉货恰巧遇见回家路上的晓欧和好闺蜜兼好同学霍梅,出于好心想顺道送两个女孩回家,却被路晓欧当做是坏人,吓得路晓欧和霍梅拔腿就要逃跑。

  姚远开车继续追上,冲着路晓欧笑拿出自己的证件证明自己不是坏人,路晓欧和霍梅这才放下顾虑,上了姚远的车,一路上阿远还像个长者似的教导她们怎么分辨坏人和保护自己。

  大桥上邮政稽查队在路上设卡查车,阿远怕自己刚做回老好人就惹上麻烦,劝路晓欧她们假装和自己认识希望能蒙混过关。

  路晓欧知道稽查队的都是父亲单位的老同事,肯定认识自己,于是想捂着脸装外国人,哪知道带队的是路晓欧父亲的老部下陈叔,事情败露,路晓欧只能求陈叔,老陈也只是叮嘱他们晚上注意安全就简单放行了。

  当天晚上快递运输队的车都被邮政稽查队的查了,只有阿远的车躲过了一劫,大家都对阿远十分佩服,阿远知道是坐自己车的路晓欧是邮政局家属才让自己没被查,大家七嘴八舌的劝阿远拿下那两女孩,以后他们就都不用被邮政稽查队的查车了。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阿远早就看出同车的路晓欧肯定不是省油的灯,一定没那么好糊弄,因为从见到她开始,路晓欧就不怎么搭理他,下车他要电话时还是留的她朋友的电话。

  这边,回到宿舍的路晓欧和霍梅便开始对阿远品头论足,八卦起来,路晓欧觉得阿远不靠谱,在车上一直和她们吹牛是退伍军人,霍梅则不这么想,她觉得男人适当吹吹牛没啥大不了,她对阿远印象还不错。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私营快递行业迅速发展,国内邮递业务受到冲击,作为邮政局的老一辈,路中祥固有的旧思想依然无法改变,任然不看好私营快递。

  晓欧又亲自来给父亲送饭,路中祥担心女儿,过问昨晚她坐面包车的事,叮嘱她多长点心眼不要被他人利用了,晓欧很自信,表示自己不是那么容易被骗的人。

  一起跑快递的兄弟们都在抱怨现在快递不好做,三天两头被查罚款,大家鼓吹阿远去套路晓欧,把路晓欧追到手,以后跑车就不用担心被查了。

  为了约晓欧出来,阿远主动联系了霍梅,可在咖啡厅阿远却只等来了霍梅一个人,一脸失望表情的阿远早被学心理学的霍梅看穿,她劝阿远知难而退,因为追求晓欧的男生多了去了,为了不掉面子,阿远特地点了一杯特浓咖啡,没喝过咖啡的阿远端起杯子就大喝了一口,结果呛得他说不出话来。

  热衷于网上交友的霍梅,不小心又遇见爱慕自己的网友,对方硬要强迫自己,霍梅只得发信息求助阿远,而此时阿远的运输车正被邮政稽查队的人抓了,英雄救美的阿远也博得了小欧的好感。晓欧为了感谢阿远特意陪他去找父亲,快递车才被放了出来。

  一直对路晓欧见而后怕的阿远,没想到和邮政稽查队搭上关系能帮到自己这么大的忙,他决定答应阿爹迎难而上,主动追求路晓欧。

在远方第2集剧情介绍

  在远方第2集剧情介绍

  为了方便联系路晓欧,二叔把自己的手机给了阿远,希望阿远能和路晓欧搭上关系,为以后快递公司运输提供情报和信息,姚远正想着如何再跟路晓鸥她们联系之时,路晓鸥亲自约姚远,要请姚远吃饭,说是感谢她对仗义相救。

  姚远收到路晓欧的邀约信息开心极了,根本不知道,路晓鸥只是把他当作一个病例来研究,吃饭的时候对阿远的言行举止都会拿笔记录下来,霍梅则有意打探阿远的婚姻和感情问题,阿远怎么会看不出来,也假装开玩笑的回应她们,晓欧和霍梅争着要阿远这个心理研究对象。

  福利院院长又带小胖来医院看病,阿远一接到信息也急忙赶来医院,可是医生说孩子没有生病,陈院长也很苦恼,不知道该怎么办,阿远担心孩子可能心理健康问题。

  为了给晓欧和霍梅她们找到实习的机会同时也为了给公司运送快递报关单,阿远决定邀请路晓欧她们去给福利院的孩子做心理辅导,还帮她们申请到了工资,晓欧刚开始还不太愿意接受,但听到阿远这么真心实意的邀请,她也就答应去了。

  福利院的孩子们听说阿远哥哥要来福利院看望他们,大家都很兴奋,在为阿远哥哥的欢迎仪式排练,带头的是一个叫高畅的大男孩,其实他也是福利院的孤儿,高畅看到来福利院做心理辅导的女老师霍梅长发飘飘美丽动人,一时间恍惚都忘了指挥孩子们喊口号了。

  阿远连忙向晓欧他们介绍高畅,一时恍惚的高畅这才回过神来,晓欧一到福利院就在给孩子们讲故事,还挨个给孩子做心理疏导。

  路晓欧因为缺乏经验,把个别孩子弄哭了,陈院长便朝阿远埋怨,说他带来的这两个老师太不专业了,阿远连忙打圆场,他相信晓欧,陈院长坚决不同意晓欧的心理辅导再进行下去,晓欧则执意要坚持,两个人相互争辨,都坚持自己才是对的,晓欧指责陈院长没有心理常识,陈院长非常生气,和晓欧争执起来,两个人吵的不可开交,阿远没有办法只能抱起晓欧就往屋外走,情况现在这样他也只能先送晓欧她们离开福利院了。

  被抱上车的晓欧一直很生气,从小到大,除了父亲,她还没有被哪个男人这样抱过,她生阿远的气,责怪他不相信自己的专业,赌气的很,吵闹就要下车,自己走路回去,阿远本来不想再理会她们,但是车上还有公司的报关单送,他只能下车向路晓欧道歉,路晓欧不愿再理他,阿远便想着给她表演吹口琴,晓欧这才答应上她的车。

  陈院长半夜给阿远打电话说福利院的孩子晚上睡觉很安稳都没有做噩梦了,他想请晓欧她们再来福利院给孩子们做心理辅导。

  阿远给晓欧打电话想请她再来福利院给孩子做心理辅导,还代表陈院长向晓欧道歉,晓欧表示自己当时并没有与陈院长吵架,说那些话只是为了刺激陈院长让她重视和了解孩子们的心理健康问题,其实她真心希望能帮助福利院的孩子解决心理健康问题。

  路晓欧对自己去福利院做心理辅导老师的事情一直半遮半掩的瞒着父亲,只告诉自己是和男同学一起去福利院实习。

在远方第3集剧情介绍

  在远方第3集剧情介绍

  高畅看这次来孤儿院给孩子做心理辅导的只有路晓鸥没有霍梅,他忍不住问姚远,姚远看出他对霍梅有好感,于是让高畅以后开车接送路晓鸥去福利院实习,高畅接到这个活高兴的不得了,阿远则提醒他对方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别什么都告诉对方。

  晚上,姚远送路晓鸥回家,他想问路晓鸥能不能帮自己也做做心理干预,原来阿远晚上也经常被噩梦惊醒,总回想起小时候的事情,路晓鸥问他是不是也做噩梦,姚远掩饰了回答说没有。路晓鸥称如果做心理干预必须知道他的过往,姚远则半遮半掩的敷衍。当晚,姚远再次被自己的噩梦吓醒。

  此后高畅谎称姚远出了差,由他每天接送路晓鸥去孤儿院。其实姚远没有出差,他每天都忙着送快递。除此

  姚远为了快递公司的业务,不惜买火车站票前往义乌找贸易公司金总谈快递单的事情,结果金总却以姚远公司报价太高而拒绝,但阿远任然不愿放弃。

  姚远不甘心失去金总这个大客户,他无意间听到金总夫人特别喜欢狗。姚远顿生一计,他千方百计地接近金夫人的狗,金夫人看狗非常黏姚远顿生好感。于是姚远帮金夫人遛狗,另一边阿远给二叔打电话说自己一定能拿下金总这单。

  姚远在遛狗时发现金总的狗跟对面贸易公司的一条狗纠缠,那条狗是对面公司老总夫人的狗。姚远设计故意让金总的狗跟对面的狗纠缠在一起,他设计拉开两条狗然后故意被狗咬伤,替姚远在打疫苗时故意假装喊疼,金总见他这样,也十分愧疚,于是答应将快递业务交给姚远。

  姚远业务合作顺利谈成,快递公司的兄弟们无不对姚远钦佩得五体投地。姚远回到宿舍时高畅正在他的房间里,他说从今天开始他跟姚远一起住。姚远不放心地问高畅有没有对路晓鸥说过什么,高畅心虚,他不敢把自己无意间对路晓鸥说到他和姚远过去住孤儿院的事说出来。

  高畅崇拜姚远,想让他传授自己追女孩的经验,姚远一时得意便以路晓鸥的事为例。姚远得意的炫耀自己是怎么把等高傲矜持的路晓欧追到手的,让她心甘情愿地做了卧底为自己提供消息。姚远不知道他说的话已经被门外的路晓鸥听了个正着。

  路晓鸥没有想到姚远居然是这样人,内心受到沉重的打击,她非常气愤姚远欺骗了自己,似乎也欺骗了自己对他的感情。

  第二天,姚远突然接到路晓鸥的信息说自己要给父亲做晚饭想晚点出发。姚远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快递公司的兄弟们。姚远接上路晓鸥送她到孤儿院时,路晓鸥一路无话不愿搭理姚远。

  姚远到孤儿院收拾车上的货物时,二叔的儿子拿着一个包裹托姚远帮忙带货,他掩饰说这是一包衣服,姚远没有生疑。姚远晚上送路晓鸥回去,路上路晓鸥打听姚远的情况,姚远心虚地掩饰。

  路晓鸥愤怒地骂姚远,姚远坦白自己住孤儿院是真的,当过特种兵是假的,搞贸易也是假的。路晓鸥看姚远如此坦诚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发泄心中的愤怒,她斥责姚远先送自己回去,姚远的车刚弄到前面路口便看到路中祥带人在搞稽查,路晓鸥说路中祥看到自己在车上一定会查的。姚远正紧张时,二叔的小儿子打电话给姚远,他说白天在孤儿院给姚远的包裹里包的是穿山甲鳞片,这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被抓到是要坐牢的。姚远一时没了主意。

  姚远让路晓鸥伏下身躲在车里,他突然加大油门穿过哨卡。路中祥见有人冲哨卡,不顾一切地追了过去。路中祥在追击时看到姚远熟悉的车,他打电话回去问霍梅接送路晓鸥的车是什么颜色。霍梅以为今天仍然是高畅接送路晓鸥,于是便说是白色。路中祥下令紧追姚远的绿色面包车。

在远方第4集剧情介绍

  阿远为了躲避路队的稽查车,一路开过铁路道口,把那个包着穿山甲鳞片的包袱直接扔在了路边草丛,如果被查到自己贩运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穿山甲鳞片是要坐牢的。

  阿远觉得今天邮政稽查队会突然设卡查车是晓欧和她爸做的局,于是把路晓欧赶下了车,不想再见到她,而且还自己掏钱支付晓欧在福利院实习工作的工资,晓欧感到十分委屈,但是她无话可说,可是她自己也不知道父亲今天突然回来搞突击检查。

  阿远被路队带回稽查队批评教育,路队首先就追问阿远和晓欧是否认识,阿远为了掩饰过去只说他们有见过几次面但是不熟,随后,路队便指责姚远私自偷远报关单,姚远不认为他们送私营快递有错,这是正常的市场竞争,不应该被邮政局垄断,而且他们也没有扰乱市场的意思,路队则认为他是年轻人狂妄自大,才干了几年快递,资历肯定没有自己深。

  邮政局已经调查到阿远的面包车运有穿山甲鳞片,而这种事情在他们邮政局却不可能发生,阿远不认为自己有错,老百姓之所以找他们送快递,就是方便便宜,还信誓旦旦的说如果他开公司就会制定严格的规矩,不让这种事情发生,路队说不过姚远,只能作罢。

  晓欧因为当晚和阿远的事情一回家就闷闷不乐,还发起了烧,霍梅担心晓欧,但是因为自己忙着出国的事情,便告知路队来照顾晓欧,路队知道女儿为姚远的事担心,便告诉她姚远对贩运穿山甲鳞片并不知情,最多因为违反交通规则被拘留几天。

  晓欧一直为那天姚远误解她故意陷害他而感到憋屈,她要找姚远把事情当面解释清楚,姚远被释放当天,晓欧和霍梅就来找姚远解释,姚远不想听晓欧的解释,转身就走,大根打电话告诉姚远说高畅在上海火车站失踪了,姚远连忙赶过去寻找,晓欧听了也跟了过去,原来高畅因为自己弄丢了报关单怕被骂于是躲着大家。

  姚远最后找到高畅问他报关单是怎么丢的,高畅哭着说自己就是上了厕所,货就被人偷了,他只记得对方耳朵里有一撮毛,姚远听了气愤的踹了高畅一脚,火车站这么大,姚远为了找回丢失的货物直接上了火车,而晓欧也一直跟着,姚远劝她下火车,晓欧却坚持不要,二叔打电话提醒姚远偷走他们货物的人是黑道上出了名的一撮毛,劝他不要拼命,哪怕他们的货不要了。

  和姚远坐一起的晓欧本想劝姚远放弃追查货物,毕竟他要对付的是一个做过牢的流氓地痞,太危险,成功率太低,姚远天生一副敢闯敢拼的骨气,哪里会怕这些,他一定要找回丢失的货物。

  为了不让晓欧跟着自己,姚远故意假装肚子饿想吃东西,晓欧连忙去给他买吃的,姚远却趁机甩开来了她,半路上恰巧碰见偷他货的一撮毛,对方人多,姚远被他们扣押了起来,原来姚远在义乌抢的单子是一撮毛的,他要姚远出两万块钱才肯放手。

  姚远假装同意,说拿值钱的东西,自己便趁机会挟持了一撮毛,随手砸碎了桌上的酒瓶当武器,眼看就要逼一撮毛说出交出货物,一撮毛的手下却在门外抓到了来偷听的晓欧,姚远一时慌了,不得不举手投降。

  晓欧为了稳住局面,故意说货物包裹不要了,一撮毛生性多疑,问晓欧话里的意思,晓欧假装自己是快递公司老板的助理还说已经报了警,想借机让对方知难而退放了他们,姚远也顿悟了晓欧的用意,连忙附和,就在他们要走出去时,一撮毛突然叫住了他们。

在远方第5集剧情介绍

  一撮毛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姚远,为了找回丢失的面子,他要求姚远学狗叫,姚远实在学不出来。就在僵持不下时,晓鸥突然主动学起了狗叫。一撮毛等人一阵讥笑,姚远看着路晓鸥心中百感交集很不是滋味。

  姚远陪晓欧走路回家,可是天下起了雨,为了躲雨姚远带晓欧一起到镇上的小学教室躲雨,姚远找衣服给晓欧换,他对晓欧刚才为他解围表示感谢,晓欧则一点也不在乎,她希望姚远和她讲讲以前他在孤儿院的过去,她一直把姚远当作自己心理辅导研究的对象。

  姚远向晓欧提过给自己做心里干预的请求,晓欧便开始问起姚远12岁的过去,姚远不愿开口,她便和姚远说起了自己的童年,说起当年母亲抛弃她和父亲的事情,姚远在路晓欧的鼓励下谈起了12岁那年的痛苦回忆,原来当年姚远年少无知,有一次为了哄父母回家看他,慌称自己生病,父母因为着急赶回家不幸在路上遭遇车祸身亡。

  姚远一直都觉得是自己害死了父母,心里过不去那道坎,晓欧安慰他那不是他的错,但姚远心里非常痛苦,不能原谅自己,所以晚上经常被恶梦惊醒。

  霍梅用路晓鸥的QQ号跟她的网友聊天,这个名叫king的网友跟路晓鸥聊了很久。King主动坦白身份并提出帮她介绍国外留学的教授和学校。霍梅想把自己跟路晓鸥不是一个人的事实说出来,可看到king主动坦白中文名叫刘云天并发过来一张生活照,霍梅把准备说的话删除了,只回复对方自己叫霍梅。

  霍梅准备出国,路中祥父女为霍梅践行。吃罢饭洗碗时,霍梅对路晓鸥谎称,她们俩共用的网名为会飞的鱼那个QQ号被盗了,路晓鸥以后可能也联系不上网友king了。路晓鸥先是一愣,接着无所谓地说,反正她跟king也不是很熟,联系不联系无所谓,霍梅心照不宣。

  路晓鸥和好友会会一起送霍梅到机场,三人恋恋不舍。高畅拿着一个粉色玩偶熊追到机场给霍梅送行,他心里对霍梅有千言万语,可此时他什么也不敢说出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让他心动的女孩离开。

  白天姚远运货时警惕地发现邮政稽查的身影,他机智地把快递藏在一个收破烂的车上躲了过去。路中祥不死心,他决定下次把目标锁定在火车站。而姚远和一众兄弟们也在分析路中祥下一次可能的行动地点。

  霍梅刚到美国刘云天的司机就派车来接她,司机还把刘云天送给霍梅的礼物交给她。霍梅拿出礼物发现是一条精美的项链,霍梅喜不自胜。刘云天尽地主之谊请霍梅吃饭,霍梅精心打扮一番。

  刘云天如约而至时霍梅还是被他的帅气惊艳。霍梅装出淑女的样子矜持地与刘云天寒暄。刘云天突然问她为什么用新的帐号跟自己聊天,不再用会飞的鱼那个号。霍梅心虚地谎称说那个号被盗了。

  刘云天目光灼灼地看着霍梅说,她用来跟自己聊天的新帐号根本就是一个用了很多年的号,为什么一个人会同时拥有两个号码,而且过去跟自己聊天的女孩是个上海女孩,根本不是来自四川的霍梅。霍梅闻言呆住了。

在远方第6集剧情介绍

  刘云天根据霍梅的说话和行为方式,断定霍梅不是自己要见的那个会飞的鱼,因为和他在网上聊天的那个思辩能力非常强,也非常有主见,从不趋炎附势,特意讨好别人,真正会飞的鱼应该是一个上海女孩,霍梅不得不被刘云天的话感到震惊。

  刘云天当面对霍梅表明自己对她不感兴趣,希望她能把会飞的鱼的新QQ号告诉自己,霍梅当即感到十分羞愧,她觉得刘云天这个人精明得有些可怕,就连晓欧在和人谈恋爱都知道,霍梅取下脖子上刘云天送给她的项链,便决定离开,刘云天却希望她能收下这份礼物,算是他给霍梅的酬劳,便表明他答应给霍梅和和斯蒂文教授见面的的约定不会食言。

  姚远依旧和兄弟们一边送着一边躲着稽查队的追查拦截,大家都在为姚远的英明指挥高兴,姚远便被快递公司大老板叫上了车。

  晓欧因为霍梅出国,但却一直没收到她的信息,于是打电话去美国打听霍梅的情况,路队回家还在为今天稽查队没有抓到姚远而感到疑惑,他不知道是自己的女儿把稽查队的行动地点透露给了姚远,才让姚远逃脱。

  路队知道晓欧一直和姚远有联系,他最怕的是晓欧会被混迹社会的姚远欺骗利用,他希望女儿和混社会的姚远在一起,晓欧不想听父亲的教唆和质问,他向父亲表明自己和姚远没关系,她只是把姚远当作心理研究的一个病例。

  快递公司老板夸赞姚远有能耐,他以为姚远追到了路阎王的女儿,还要给姚远奖金,姚远表明自己根本没有,拒绝了老板的好意。

  姚远在天台碰巧遇见兜风的晓欧,晓欧当面向姚远道歉,说因为她让大家以为快递运送队能躲避稽查队都是姚远通过自己得到的信息,她相信他们能躲过稽查队都是姚远通过他自己独立的思考和研究才有的结果。

  姚远也正式向晓欧说道歉,说因为他的原因让大家都以为他们俩是男女关系,为此姚远感到自卑,他觉得自己配不上面前这个美丽聪明的研究生,晓欧倒是很平易近人,他鼓励姚远亲切的称呼他姚先生,便主动和姚远握手,这让姚远受宠若惊,也让他倍感温暖。

  一个是在社会为生活四处奔波的快递员,一个人大学象牙塔里的研究生,似乎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不会再有交集。

  晓欧的的同学马跃一直对自己穷追不舍,不是写情书就是送鲜花,需不知,晓欧对他这种到处沾花惹草的人一点兴趣也没有,直接当面拒绝了马跃,还把他送给自己的鲜花扔到了垃圾箱,围观的同都在看笑话。

  姚远因为送快递被邮政稽查队查扣了货物被老板当面指责怒骂,但姚远不想再利用晓欧的关系为自己方便,二叔也不想过多的为难姚远,毕竟人活着要有骨气。

  晓欧在福利院做的儿童心理调查得到了大学导师的夸奖,导师建议她再去福利院做一次普查回访,这对心理研究非常有帮助。

  姚远因为在快递公司不想连累其他兄弟,因为稽查队现在都在查他,他打算自己离开快递公司,但怕二叔担心并假装说自己找到了一家物流公司,挣的肯定比现在多,可没想到姚远离开快递公司后生活变得更加穷破,每天靠吃泡面度日,高畅看着于心不忍,想接济下他,但是被姚远拒绝了。

  刘云天已经获得了晓欧的QQ号,在网上和她聊天,于此同时,霍梅也从新联系上晓欧,她想对晓欧坦白一切,面对自己最好的闺蜜她思绪万千,她终于对晓欧坦白了一切,晓欧并没有因此而责怪霍梅,但霍梅却无法再坦然面对她,她为自己的愚昧和无知感到懊悔。

  高畅开车送晓欧去福利院,一路上他一直在等晓欧能问他姚远的近况,晓欧知道姚远在有意躲着自己,从高畅这里也不可能听到实话。高畅最终还是告诉晓欧姚远最近遇到了困难。

1-6集 7-12集 13-18集 19-24集 25-30集 31-36集 37-42集
电视指南网 - 电脑版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