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指南 - 内地电视剧 - 雁归西窗月剧情介绍

雁归西窗月第1集剧情介绍

  母亲带着谢小满姐弟坐车去吴江府,母亲让谢小满死了回渔阳里的心骂她不开窍。谢小满反驳他们家四口人就靠渔阳里三十亩地养活,谢敬居然狠心夺走,简直就是土匪。谢小满不满说卖地就卖地去吴江府也不问问她,还说要上什么义学,她渔阳里的课业还没完成呢。母亲说反正这地已经卖给她大伯了,这吴江府也来了,这吴江府谢小满不待也得待学不上也得上。父亲在城门口等他们,弟弟和母亲看见了父亲非常高兴的抱到一起关心他。

  严伯阳让人去找蛐蛐赵巾帼,赵孝谦躺在躺椅上用书盖着脸说就在门脚底下,让他们小心点,钟子砚坐在旁边没说话。郡王府管家良吉拿来地契对赵孝谦说之前他帮了谢敬一把,谢敬把渔阳里的三十亩地拿来孝敬他,府里的书房一直没人打扫府里丫头一个识字的都没有问赵孝谦要不要招一个。钟子砚问赵孝谦汴都连发十三封家书他是怎么想的,赵孝谦没说话就听门边的严伯阳大喊巾帼跑出去了,赵孝谦睁开眼睛把书扔了拿着笼子就追出去了。

  谢小满一家人走在路上,突然前面来了很多人,谢小满和家人被挤散了。谢小满在街上找着家人后退的时候踩死了赵巾帼,赵孝谦看见了抓住了她,谢小满一脚踩在他的脚背上,她转身快步离开,她身上的收据掉落在地,赵孝谦还想追上去被钟子砚拦下,收据被赵孝谦捡到了。

  第二天,谢小满姐弟去到学院刚好碰上大考,先生下来看见谢小满的考卷对她印象不太好了,觉得她净想着投机取巧旁门左道,他知道她们来读书的目的,先生让谢小满考完试后到六君子斋。赵孝谦三人去六君子斋烧试卷,不巧在门外碰到了被先生叫了六君子斋的谢小满,谢小满闻到了烧焦的味道,进去一看试卷被烧着了赶紧扑火。先生回来了看到这场景非常生气地训斥谢小满,谢小满想解释但是并不知道那三人的名字无从说起。

  谢小满在静女阁门口看见了那三人,她便追了过去。两位同学从赵孝谦等人门前经过谈起六君子斋走水的事情,他们得知烧的大部分是静女阁的试卷而鹿鸣阁的倒是保留下了许多。谢小满知道是他放的火问出了他的名字是赵孝谦并问他要回收据,可是却听他说收据被他烧了非常生气。

  谢小满出了书院发现苏家的车走了她只得自己走路回去,她的家人已经到谢敬家里了,父亲起身解释可能是迷路了。谢小满到的时候父母赶紧出声训斥她让她给老太太跪下,谢小满肯定不愿意呀,出声道出大伯苛待他们的事实,这一连串的话让老太太非常不高兴。

  谢小满看着父亲淋雨离开的背影非常心疼,她觉得去郡王府应聘赚钱,于是谢小满在郡王府里干起了活。谢小满问起谢敬给郡王府赠地的事,她跟良吉说起了这件事,良吉理解都是苦难人让她只要把账面抹平了,答应帮她留着三十亩桑田。

雁归西窗月第2集剧情介绍

  赵孝谦来找谢小满拿出收据威胁她,不准她去告发他烧试卷偷试卷的事。谢小满问李师兄春日宴的事,李师兄说春日宴上虽有评等诗词的惯例,但是她刚来也没时间准备让她想说什么便说什么就好。谢小满来到鹿鸣阁找到赵孝谦的位置想要找收据却翻到了剑穗认出那是巨鹿郡王的,赵孝谦从门口进来大声让她放下东西,两人拉扯的时候扯坏了剑穗,赵孝谦非常生气找出收据当着谢小满的面撕了,谢小满捡了碎纸离开。

  谢小满坐在树下拼碎纸,钟子砚过来告诉谢小满剑穗是赵孝谦兄长遗物,他们兄弟情感深重,赵孝谦兄长去世后他便来吴江府养病,一养就是四年,这些遗物对赵孝谦来说比天还重,今天的事情钟子砚希望她不要在意,钟子砚说若是收据对她很重要,明日郡王府会找人来修好。

  明姑又不等谢小满,她只好自己走回去,在路上碰见了父亲,父亲带她去吃东西把肉都夹给了她。学堂里谢如英故意针对谢小满,让谢小满去伙房取点心,谢小满去伙房被人泼了一身的粉还被关在里面。春日宴学院里非常热闹,明姑听见了谢如英让谢小满去伙房,看她这么久没回来有些担心地四处张望询问。明姑没找到谢小满便问到了谢如英,谢如英并没有理会她,明姑听到有人说徐监院把他们的成绩评绩拿去跟爹娘说了,原来是她误会了谢小满。

  谢小满坐在地上想起了这些时日发生的事情,明姑找到了伙房把她放出去了还给了她手帕擦脸。春日宴开始了先生点名,谢小满来迟被先生训斥,李师兄站起来为她说话并带她洗干净。赵孝谦来找山长坦白试卷是他烧的,其实山长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没查。山长跟赵孝谦说他父亲希望他会汴都入太学,赵孝谦说他知道如果山长想说就说吧。山长问赵孝谦希望他说吗,昔日官家请他入宫为赵孝谦和赵孝劼讲学,他记得那时赵孝谦虽然顽劣却可将《大学》通篇背出,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今大了也有了迷途。赵孝谦转身对山长笑了笑,没说话便走了。

  谢小满自己根据书籍自己做了一个一样的剑穗拿到郡王府,她跟良吉说日后府中的织娘来了按照这个重新修补便可。谢小满给了良吉一本册子,那是她整理的什么书该放哪里她都写在上面了,日后府中购进新书告知她就可以了她写在空白的地方,不过有好多书她看不懂不知道是哪一类,她就统一写到最后一列了。谢小满刚走赵孝谦等人就来书房了,被告知是新来的书房女使做的剑穗,他便追了出去,他去找她正巧看到她在换衣服愣了一会便出去了。

  白鹿书院和吴江府学又蹴鞠赛,吴江府学的人到白鹿书院插白旗,赵孝谦则带人到吴江府学射白旗。赵孝谦让良吉吩咐谢小满今日来他家做工,严伯阳不知道这件事便问他。寒食节的时候有蹴鞠赛,男子蹴鞠女子要为他们准备点心,有助胜之意还有借着点心暗诉芳心之意。

雁归西窗月第3集剧情介绍

  谢小满弟弟被人欺负,他来找谢小满让她下学送他回家。谢小满问李师兄喜欢吃什么点心,李师兄说喜欢当年她娘做的栗子饼。谢小满几人女生提着食盒去看男生蹴鞠,谢如英让她过去问郡王爷喜欢吃什么口味。明姑也帮谢小满说话,薛娘子出声维护谢如英,明姑让薛娘子别惺惺作态嚼舌根都嚼到她父亲那里去了,小娘子之间吵个架都能扣了她们家的丝绸官文,谢小满听到这里出声说自己去。谢小满朝男生走过去,赵孝谦一脚踢飞蹴鞠,蹴鞠砸到了谢小满的头,谢小满被砸晕在地。谢小满在床上醒过来猛地起身撞到了赵孝谦的头,两个冤家斗起嘴来,谢小满最后也没问出来他喜欢什么口味的点心。

  沈琰等人看到赵孝谦他们射在吴江府的白旗,他带着人决定去给赵孝谦等人报复回去,他准备了巴豆粉准备下到了谢小满的点心里。谢小满做完点心已经下学了,她这才想起弟弟在等她,弟弟被人说他是村莽是屠户,他拿出官印解释,徐戍看见了过去赶走了他们。谢小满出来看见徐戍抢弟弟手上的官印,威胁谢小满把巴豆粉下在赵孝谦的餐食里。

  谢小满去郡王府做工的时候,赵孝谦让她留下在郡王府吃饭,之前看到她太瘦了一直给她夹菜,谢小满因为徐戍让她下巴豆粉的事吃饭的时候心不在焉的。从良吉那里知道丢了官令后果很严重,第二天她决定按照徐戍的要求下巴豆粉。眼看着赵孝谦就要吃下了,谢小满不忍一把拍掉了他手里的饼,远处的徐戍也看见了十分可惜。谢小满在赵孝谦生气之前赶紧拿出另一盘饼干,赵孝谦吃了一口说还真挺好吃的。由于赵孝谦没有吃下巴豆粉,白鹿书院成功赢得了上半场的比赛。

  上半场比赛结束,谢小满去找徐戍拿回官令,可是之前谢小满挥掉饼干的那一幕被他看见了,他自然不肯把官令还给她,两人争吵间,被赵孝谦看见了。赵孝谦一来徐戍结结巴巴的,在他的威逼下赶紧乖乖的把腰牌还给谢小满。赵孝谦得知谢小满刚刚是给他下巴豆粉,非常生气的离开了。下半场比赛开始了,赵孝谦带着情绪上场没向球门踢反倒朝沈琰踢砸中了沈琰好几次,因此下半场吴江府学赢了。比完赛之后,赵孝谦接受惩罚,赵孝谦带头两个学院的蹴鞠队的人打了起来。打了一架后,赵孝谦让官家良吉收拾东西回汴都。

  谢小满想去给赵孝谦道歉,路上看到苏味被撞倒在地桃花酥也掉在地上脏了,小满过去帮她捡起来并用自己的食盒帮她装桃花酥替她送给钟子砚。谢小满过去敲门,石登儿开门出来,从他那里知道赵孝谦非常生气在屋里发脾气砸东西不肯见人,她将食盒交给石登儿让他转交给钟子砚就说是学院里的一位小娘子送的,并让石登儿带句话这次是她不对她知道错了,但是请他不要辞退她她还想要继续做工。石登儿忘记谢小满说的人了,一位她说的是赵公子恍然大悟。石登儿把东西给了赵孝谦,赵孝谦误以为谢小满给他示爱,他决定不搬了。

雁归西窗月第4集剧情介绍

  赵孝谦拿着桃花酥去赵毛看,跟赵毛说着话,没注意看没想到桃花酥居然被赵毛吃完了,他非常气恼罚它去拉磨。李师兄去找宴娘,宴娘问他什么时候参加春闱,她知道他清高不喜官场无心仕途,可是他不参加春闱凭什么帮她拜摆脱妓籍。李师兄拉着宴娘的手说脱籍之事并非只有入仕才可以解决,让她放心总会有办法的。

  清明假前的最后一节课,清明过后会有重新一轮的考试,先生让他们做好准备。赵孝谦三人来了,先生很惊讶不是说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赵孝谦说这不是爱跟他下棋嘛。学生们入座,赵孝谦坐到了谢小满对面与她下棋。上次静女阁的考卷保存了下来,杨山长担心他们有出乱子,便决定让他们靠策论,静女阁的学子可以选择性的参加。这两天行周会在府里帮忙补习策论,赵孝谦邀她一起去补习。

  谢小满来郡王府做工也有一些时日了,总不能一直打零工,良吉提议他们签个协议,日后七日她择四日来,他按月给她结,谢小满欣然签下协议。几人一起补习,钟子砚站着讲,几人坐着听各有各的心思。赵孝谦给谢小满泡了一杯茶,谢小满没想到他还会茶道,其他人离开后,两人说了好一会话。听说明天太平楼有人论道,赵孝谦约谢小满一起去,她答应了。

  谢小满出去与明姑坐马车回去,打开食盒看到食盒里面有一张纸条上面写在明日申时太平楼见,附桃花酥很好吃,谢小满和明姑都以为是钟子砚给明姑的纸条。明姑想要去赴约,让谢小满帮忙扮蚕女,谢小满答应了,她让明姑第二天去了替她道个歉。钟子砚跟赵孝谦说论道的人已经安排好了,明日他要去见他娘就不陪赵孝谦去太平楼了。

  第二天,谢小满扮作蚕女,赵孝谦早早的就到了太平楼,明姑也在赶往太平楼的路上。明姑看到了钟子砚一家人悄悄的听他们说话,明姑听见钟子砚妹妹说要吃乳糕便让丫鬟去买了给钟蕴。明姑在钟子砚家人面前夸钟子砚送走了他娘和他妹妹,明姑说她知道他这么多年过得不容易,他寒窗苦读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让他娘过得好一点,她也知道他做伴读一定不舒服。钟子砚打断明姑的话,说与她有何干系帘窥壁听令人不齿,今天的事他就不计较了,让他日后不要揣测他。明姑从钟子砚那里得知那封信是郡王爷写给小满的,她转身生气的往回走。

  赵孝谦在太平楼等谢小满却迟迟没等来她,被人告知谢小满今日应该不会来了还没出门呢,赵孝谦气冲冲的去了苏府。常大人带着李师兄来到苏府,李师兄看见了谢小满与她说了几句话,被赵孝谦看见了他更加的生气了。赵孝谦打断了谢小满气冲冲的将她带走了,李师兄向常大人借兵马围了郡王府。郡王府里,谢小满不肯向赵孝谦低头服软。赵孝谦得知府邸被人围住了,便吩咐钟子砚去带兵进城,两方人马对峙。

雁归西窗月第5集剧情介绍

  赵孝谦出来了李师兄问他是以什么名义扣下谢小满,赵孝谦拿出签订的私契,李师兄再没法管了。李师兄决定自己留下说明日一早送小满回府,常大人等人便离开了。谢小满还是不认错,今日对她舅舅来说很重要,他是郡王爷有权利而她是一介布衣百姓说不了什么,既然他毁了她的清誉,她说她憎恶他不尊重别人自以为是肆意践踏别人的尊严,日后她会好好做工,但是他们再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赵孝谦更加的生气罚她到追远堂跪着,谢小满气冲冲的离开,钟子砚追上去。钟子砚向谢小满说起了赵孝谦小时候的事,当年官家无子他五岁的时候就和哥哥一起被接到了宫中,名为养子实为东宫,七岁那年他哥哥去世于东宫,他守着哥哥的尸体一天一夜才被宫人发现,后来官家有了如今的东宫,他在宫中的地位也一落千丈,他被送出了宫,家中兄妹并不和睦受父母忌惮冷落,他来吴江府只是为了躲开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钟子砚希望谢小满不要见怪,谢小满内心有些动容,但是怎能因为自己的苦处去为难别人。

  母亲得知了这件事来找谢小满算账了,母亲让她别读书了,回家呆着准备结亲,谢小满反对不同意结亲的事大吵一架。赵孝谦来找谢小满道歉一起吃饭,两人冰释前嫌,谢小满请他帮忙拿到柳公折扇。沈琰收到汴都来的信,巨鹿郡王不肯回汴都给沈家好大一个没脸,他决定明天柳公词会若赵孝谦与那祝行首良宵一夜,他与妹妹的婚事自然回作罢。

  第二天,谢小满扮作赵孝谦的书童跟在他身边,钟子砚给他们准备好之后便离开了。严伯阳出去念诗,被小斯嘲讽心情不太好把东西拿回来就离开了。赵孝谦追上去,严伯阳觉得他在拿自己当书童使唤,说出了谢小满想要折扇是要给李溯。赵孝谦非常生气回去质问谢小满,不听她解释便离开了。谢小满想追上去解释,但是离开了回很可惜,明姑说她去追帮她解释清楚。徐戍让春意画舫那边准备好,保证赵孝谦进去就出不来了。

  徐戍去找赵孝谦却只看到了谢小满,他告诉谢小满严伯阳被困在春意画舫了让赵孝谦赶紧去救人,严伯阳被困久了出意外怎么办,让谢小满赶紧去通知赵孝谦。谢小满独自一人去春意画舫找严伯阳,两位姑娘听见了她的话便以为是徐戍说的那个人,他们热情的上前招呼。沈琰带着人也来到了春意画舫,转头问徐戍怎么样了。徐戍说没找到小郡王就看到了谢小满让她去通知赵孝谦,他自己过去肯定会被怀疑的,不过请沈琰放心赵孝谦只要进了春意画舫就算没什么事也能传出点什么。

  严伯阳在春意画舫下了三盘棋愣是不走,沈琰看见了要跟他下两盘。谢小满被两位姑娘缠住逼着喝酒,看到了李溯和宴娘站在一起,看着他们一人抚琴一人唱歌,谢小满内心有些烦闷强硬的离开了。

雁归西窗月第6集剧情介绍

  严伯阳和沈琰赌输了自己身上所有的钱,最后想要拿钟子砚的钱去赌被明姑看见了,明姑护着钱袋。沈琰出声阻止改了赌注,谁输了谁就脱了衣服跳湖里游一遭,周围的人纷纷起哄他答应了,明姑也阻止不了,只好站在一旁指挥他下棋,赢下了棋局。沈琰赖账让人脱了严伯阳的衣服扔湖里,刚准备动手赵孝谦和钟子砚就赶到了。几人打了起来,引来了柳公,柳公怒斥他们。谢小满喝了几杯酒有些醉了经过门口听到了动静便进来替赵孝谦认错,李师兄提议各退一步两位书童各代主子罚酒三杯这事就算过去了。罚完酒之后柳公就走了,赵孝谦等人又闹起来,李师兄关心谢小满却发现有些疏离,谢小满醉倒后被赵孝谦抱走了。赵孝谦送谢小满回家,马车居然是徐戍在赶,徐戍把马车赶出了城,把马带走了。

  谢小满不见了,家里人非常担心,钟子砚发现赵孝谦不见了带兵出去找。天亮了他们才找到谢小满他们,谢小满两人也都醒过来了。为了不让谢小满的清誉受损,赵孝谦让她躲进马车里,找个没人的地方再下车,但是消息还是被人传出去了。

  赵孝谦要把徐戍扔进牢里跟死囚犯放一起,严伯阳震惊这是要把徐戍往死里整啊,到时候沈琰肯定跟他们过不去。赵孝谦说那就看看是沈小公爷大还是他巨鹿郡王压得住了,让钟子砚就按他说的办,沈琰那边也去盯着给沈琰下个帖子,他要跟沈琰不死不休。钟子砚提议纳谢小满为妾,赵孝谦说要想一想。钟子砚让良吉备一些彩礼去苏宅提亲,让他大张旗鼓的从正门进去不用避讳。

  谢小满的亲人坐在苏府里很担忧,她的父亲一听郡王府要纳谢小满为妾,他非常生气的拿着扫帚去赶人,谢小满听了也出去了。父亲让良吉转告赵孝谦他们家小满本本分分清清白白的姑娘,日后是要给人家做正头娘子的,做妾让赵孝谦做梦去吧。父亲非常心疼,说得眼里有泪,苏府老太太也说了小满不会给人家做妾的。老太太说他们越是这时候越要堂堂正正做人,等小满办了及笄之礼后就会渔阳里避避风头。

  五日后,吴江府的事情传到了王妃那里,王妃震怒真是胡闹还未娶妻就要纳妾,埋怨赵孝谦也不想想他们为了他和沈家的亲事里里外外花了多少心思,他可倒好着汴都城内谁人不知沈家最重门风,他若是纳了妾这婚事就成不了。朱嬷嬷觉得郡王爷是在吴江府待久了性子野了,王妃让朱嬷嬷去一趟,王妃说谢小满是一个攀龙附凤的丫头不足为惧,这次是让朱嬷嬷去把赵孝谦带回来。

  赵孝谦找谢小满聊聊问她是怎么想的,小满说过几日她便会离开吴江府让他忘了她。赵孝谦忘不了谢小满,他也不想逼她,他最后问她一句愿不愿意嫁给他,谢小满拒绝了。钟子砚逼着赵孝谦纳谢小满为妾,他让严伯阳帮忙封了苏昌记,谢小满父亲也被官府抓了。

1-6集 7-12集 13-18集 19-24集 25-30集 31-36集
下一页
电视指南网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