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指南 - 内地电视剧 - 不惑之旅剧情介绍

不惑之旅第1集剧情介绍

  许多年后,简单依然会想起这一幕:遥远而陌生的格鲁吉亚.高加索雪山,荒无人烟,冰冷刺骨,马列文开车带着她行驶到半路,突然发动机出了故障,因雪封了路,救援队也进不来,她常想:是什么让自己和他在这个冰天雪地里结伴而行?

  时间回到三个月前:简单原在重庆奉节中学教书,马上要评高级职称了,但为了爱情,她义无反顾地辞了工作,背起行囊来到了北京。

  北京的夜温柔清冷,卓远集团的卓晓婷总经理和下属冯春生一起共进晚餐,面对卓晓婷送的礼物,冯春生为难地说自己的女朋友要来北京了,二人在一起八年了,要给她个交待,准备结婚。卓晓婷没有纠缠,但分手时,她坚持让冯春生把那块表拿着,说是留个念想,二人拥抱分别。冯春生回到出租房里,回忆着与卓晓婷的过往,心里不是滋味。

  简单一下火车,冯春生便带她来到之前看中的一套二手房里,简单建议先租房子,这样不会有太多压力,二人正商量着,卓晓婷打来了电话,善解人意的简单劝冯春生先回去忙工作。

  冯春生赶回去后,卓晓婷把他带到欧朗商场,告诉他商场的升级改造项目公司决定交给冯春生全权负责。另一边的简单到辅导机构面试家教,因她没有名校任教的资历,辅导机构把她安排给地点偏远的一户人家,做小学六年级的家教辅导。

  卓晓婷把冯春生带到商场最醒目的书店位置考察时,正好简单也逛到了这里,卓晓婷提出请二人吃饭,冯春生刚要推辞,简单满口应承下来。吃饭间,卓晓婷听说简单去面试家教工作,立即给自己的闺蜜林婉柔打了电话,很快对方便答应让简单过去面试,简单非常感激。

  晚上,简单认真算了她和春生二人的工资和开销后,觉是他们贷款十五年就可以在北京买房了,她对二人未来的生活充满憧憬,但此刻的冯春生却满腹心事,他听说晓婷加了简单微信后,心里一惊。

  简单面试时因地铁坐过了一站迟到了,她的客户叫马列文,是个公司老总,派头十足。简单自我介绍还没说完,马列文便不耐烦地打断,让她给自己一个雇她的理由。简单一怔还没开口,接连有电话打进来,原来是个学生又被爸爸打,打电话向简单求助。马列文听林婉柔说杨老师一时半会请 不回来,便决定录用简单,月薪一万五,每周工作五天。简单走后,马列文埋怨林婉柔请的老师不靠谱,林婉柔答应杨老师回来后就让简单走。

  马列文因迟到没拿到作家爱德华新书的版权。返程途中,林婉柔说欧朗商场可能要中止和书店的租约,他们正好趁机把书店关了,马列文却一心想拿下爱德华的版权以维持书店,他打算越过经纪人直接找爱德华。

  简单第一次给马沐嘉上课时,小区保安告诉她这个月她是第三个家庭老师了。简单进门后,保姆给她介绍了房间的区域,特别叮嘱她不要进马总的房间。

  简单没想到马沐嘉是个残疾女孩,看到她进来,立即自己推着轮椅进了卧室,之后把房间音响声音开得特别大,根本不理简单。简单通过保姆董姐了解到,马沐嘉脾气向来如此,已经撵走好几个老师了。

  林婉柔自作主张给马列文买了按摩椅,货送到后沐嘉问是谁买的,简单不了解情况,随口说了句妈妈买的,没想到马沐嘉立即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把按摩椅刮花了。

  马列文回来后赶紧给女儿解释,生气简单乱讲话,简单觉得他应该提前把女儿的状态告诉自己,马列文则告诉她看着别让女儿出事就行,简单生气既如此,他为什么要请家庭老师?马列文不客气地说,雇她就是因为她面试接了个孩子的电话,否则她既不是名校毕业,又没有高学历,只不过在县城的中学教过书,根本没指望她教孩子什么,他让简单把女儿房间的玻璃渣子收拾好就可以走了。简单称按摩椅回答不当是自己的问题,但房间里的卫生不是她的份内工作。

  冯春生把拟好的商场升级方案拿到会上讨论,徐经理满脸刁难,这时卓晓婷来了,她给大家带了宵夜,还故意对冯春生特别热情,告诉大家帮助了春生就是帮助了自己和董事长,徐经理会意,立即附和。

  晚上,董姐偷偷给林婉柔打电话汇报家里一天的情况,马列文经过时听到了,但并没有声张。另一边的冯春生回到家时,简单已经睡着了,他看着简单发的信息,对卓晓婷帮自己找工作非常感谢,春生心里五味杂陈。

不惑之旅第2集剧情介绍

  爱德华到大学举办讲座,马列文特意来到现场,和爱德华讨论新书的观点,他的见解受到了爱德华的赏识,讲座后,马列文说明来意,爱德华钦佩他是第一个以这种方式谈版权的人,他愿意给马列文机会合作。林婉柔感慨马列文的锲而不舍真的绝处逢生了,马列文表示他要为了书店不遗余力,这时他接到了王校长的电话,答应立即过去。

  王校长是马列文的岳父,他希望马列文在沐嘉生日的时候把忆如从疗养院接回家,马列文担心妻子像上次接回来一样闹得不可收拾,王校长问他对忆如的打算,马列文只说忆如永远是沐嘉的妈妈。

  董姐告诉简单:沐嘉的腿是前两年去国外滑雪摔伤了,之前治疗过没什么效果,后来就呆在家里学也不上了,林婉柔不是沐嘉的妈妈。董姐劝简单听马总的,课能上就上,上不了也不耽误她领工资。简单从不这样想,她轻轻地走进沐嘉房间,告诉她说不想上课就聊聊天,沐嘉面无表情地继续玩着游戏,简单拿起桌上的一本书,给沐嘉读了起来,没想到她刚读了二句,沐嘉就把接下来的情节用法语背了出来,她轻蔑地说自己只读法语书,而简单根本听不懂。

  冯春生埋怨卓晓婷不该在昨天在会议上那样对自己,让大家议论他是靠董事长千金才上位的,而且她这样做让自己也无法面对简单,卓晓婷答应这个项目好了她就辞职。她把冯春生做的欧朗商场改造升级方案拿给爸爸看后,卓之楠大加赞赏,鼓励冯春生放开手脚大胆干,公司会给他一路开绿灯,决不亏待人才。

  冯春生在卓晓婷的帮助下很快升了职,办公室也换成了独立的大间。他满心欢喜地再次带简单去看了那套房子,二人决定马上把房子买下来,简单收拾下就搬进去。这时卓晓婷打来了电话,让冯春生和她出去应酬,简单特意嘱咐春生要好好谢谢卓总。

  卓晓婷带冯春生来到马列文家,把他介绍给闺蜜林婉柔和马列文认识,冯春生这才知道原来简单是在马总家里做家教,他有些尴尬。马列文在洗手间意味深长地对他说,有了晓婷的辅佐,他未来不可限量,冯春生强调自己快结婚了,和晓婷只是工作关系,马列文称一切事物都在变化发展中,感情也不例外。

  吃完饭,冯春生独自气乎乎地出了门,晓婷追上来后,冯春生指责她给简单找工作就是为了给他施压,虽然她比简单有钱年轻,但不能轻视她,以后这种私人聚会也不要再叫自己了。晓婷解释找工作纯属巧合,而且让他结识林婉柔也是为了以后好开展工作,冯春生淡淡地说他要回家了,简单已经下班了。

  春生接简单回家,感慨自己毕业后读了硕士又读博士,北京就是个来了后就回不去的城市,简单深情地说自己会一直陪伴他的,冯春生决定尽快和简单领证,他等不及年后了。

  卓晓婷和林婉柔出来做美容,林婉柔分析卓晓婷对冯春生的感情不是喜欢,是征服欲,卓晓婷矢口否认。

  次日吃早餐,马列文告诉女儿等她过生日会接妈妈回家,以后妈妈就可以在家照顾她了。沐嘉强烈反对,她态度坚决地说妈妈回来自己就走。

  林婉柔买了条项链,非让马列文帮自己戴上,正好简单到公司找林婉柔拿合同,撞见了这一幕,马列文有些恼火,说话很冲,林婉柔赶紧帮简单解了围。晚上,简单把这件憋屈事给冯春生说了后,春生劝她就当没看见,简单不认同他的观点。

  次日一早,简单来上班时马列文和女儿正在吃早餐,马列文告诉她今天上完就不用来了,沐嘉问爸爸原因,马列文说他费了好大劲把杨老师请回来了,沐嘉一听气冲冲地进了卧室。简单认定马列文开除自己是为了昨天的事,若他承认还让自己睢得起他,马列文提醒简单有空了琢磨琢磨自己的事,她干了十天给她开一个月工资,简单不要,称她只拿自己应得的,她让马列文反思一下:当着学生的面,开除她的老师合适吗?

  简单来到沐嘉房间,给她带了自己买的法语书,没想到沐嘉说自己根本不喜欢读书,是爸爸逼她的,简单建议沐嘉以后把摔东西、拒绝和人交往用别的方式代替,这样慢慢地她高兴的时候就会越来越多,沐嘉冷冷地说她已经不是自己的家教了,简单无话可说,希望沐嘉好好跟新老师上课,她相信这里的金牌老师一定会比自己强。

  林婉柔听说马列文打算把忆如接回家,生气他总是对王校长无条件妥协逆来顺受,她承认是自己主动追求的马列文,但想知道他是否后悔了?马列文称生活把他们推到了一个处境,也不必揪着不放,林婉柔说她只是不想看马列文那么不快乐,是他把自己推到了这个处境。

  马列文到疗养院先见了李教授,他担心把妻子接回去后去年的事情重演,李教授称在自己治疗的躁郁症自杀患者中,忆如的病情控制得是最好的,这也是马列文四处求医诚心治疗的结果,他也希望马列文能够把忆如接回去,陪伴着她生活。李教授叮嘱马列文,忆如是因情而生,回去后千万别让她再碰酒了,他们夫妻之间这几年的芥蒂尽量不要再提了。

  马列文接忆如时,她在房间盛装等待,惭愧自己病了这么久拖累了马列文,她悠悠地说,一个人住在这个清冷的地方除了医生就是护工,真的很寂寞,但她一想起列文为自己的病付出那么多,一想起沐沐还需要一个妈妈,就对自己说一定要好起来。

不惑之旅第3集剧情介绍

  沐嘉生日当天,王忆如特意亲自下厨准备了一桌子菜,女儿却毫不领情,只在爸爸的劝说下勉强吃了一口评价说不好吃,不耐烦地催着拿蛋糕,进行完节目好回房休息。谁也没想到,忆如给沐嘉准备的生日礼物竟是一双雪地鞋,沐嘉大受刺激,忆如却坚持认为自己这样做是希望女儿早日站起来,重新回到滑雪场去,沐嘉生气地吼道医生说她有可能永远站不起来了!忆如还要与女儿继续争论,马列文打断她,让董姐去拿蛋糕。

  董姐送上的是红酒,马列文指责她不该自作主张给忆如买酒,忆如不以为然,沐嘉出言不逊说她喝死算了。忆如大怒,沐嘉振振有词说她动不动就发脾气情绪低落,以前自己还能去滑雪躲着,现在坐在轮奇上哪也去不了了。忆如生气沐嘉的姐姐从来不像她这样,沐嘉哭道早就知道自己是姐姐的替代品!

  冯春生听说马列文当着学生的面把简单辞退了,气愤应该找他要补偿,简单认为马列文太傲慢,自己如果那样做就更低人一等了,冯春生感慨这就是小地方人到大城市的一种阵痛,他也经历过,他们只能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和马列文这些人平起平坐。

  简单和弟弟一起到闺蜜乔清浅的餐厅吃了饭,清浅让简单看了给她结婚准备的婚纱,二人笑闹一阵,好不开心。

  晚上,马列文劝忆如太久没在家了,要给沐嘉一些时间,忆如怪马列文不该把女儿沐云的照片收起来,毕竟她陪伴了他们两年,她又后悔自己不该听马列文的话把沐嘉生下来,沐嘉从生下来就不喜欢自己,总和她吵架,她根本替代不了沐云,马列文打断妻子,告诉她这不是一个妈妈该说的话,沐嘉听了会很伤心,他让忆如早点休息,自己到楼下书房。他经过客厅时,听到董姐又在给林婉柔打电话汇报家里一天的事。

  乔清浅来简单家玩时,无意中发现了卓晓婷送冯春生的那块表,她告诉简单那表价值80万。春生下班后,得知这件事大吃一惊,他谎称是一个客户送的,抱着表出门要立刻还回去。

  卓晓婷接到春生的电话立即赶了过来,春生硬把表还了她,还说准备在卓远集团辞职,自己马上要和简单结婚,再在公司干下去不合适。

  冯春生回去后情绪低落,他和简单过马路上险些被一辆车撞到,车主生气大骂,冯春生心里的邪火被点着,冲上去就把那人捧了一顿,后来双方到派出所,赔钱了事。简单觉察到春生情绪不对,春生掩饰说自己快到中年了,买房子还要给父母借钱,东拼西凑才够首付,简单安慰他说成功不仅仅是金钱和地位,二人一起共同奋斗也是幸福,春生依然神情沮丧。

  早餐时,忆如看不惯沐嘉不修边幅,希望她换条裙子,性格变得活泼可爱,以弥补身体上的缺陷,这样才能吸引男孩子的目光。沐嘉火了,扔了筷子说自己坐在轮椅上怎么可爱?忆如愤然离席。

  卓晓婷一上班就找到冯春生,说她要辞职,不需要春生抢这个彩头。

  杨老师终于回来了,却被马沐嘉用一杯水又泼走了。

  马列文对爱德华书稿的翻译速度非常不满意,把助理狠狠地训了一顿,林婉柔把一切揽过来,说自己会安排妥当。她指出马列文情绪不好是因为女儿的事心里窝火,马列文生气家里的事她为何都那么清楚,连那个董姐也是她招的,林婉柔拒不承认。

  卓楠之对女儿的辞职有些意外,他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卓晓婷则表示自己和冯春生已经没有关系了。

  忆如批评沐嘉气走老师太没有教养了,如果没有老师教得了她,就得回学校上课,不能因为自己的缺陷就敌视所有的人,沐嘉称有什么样的妈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忆如大怒,要求沐嘉给自己道歉,这时马列文回来了,忆如愤然离开。沐嘉告诉爸爸,凡是林婉柔找来的老师她都不要。晚餐时,二人赌气都不下楼,马列文只好冷冷清清地一个人吃饭。

  回到公司,马列文问林婉柔杨老师走了,沐嘉的学业怎么办?家里现在一团乱麻,林婉柔还整天让董姐做她的眼线,打小报告。林婉柔大呼冤枉,她建议还是把简单再找回来,好奇简单至今对冯春生和晓婷的事浑然不知,马列文建议她尽快提醒一下简单。

  简单刚接到辅导机构的面试电话,便被林婉柔约了出来,林婉柔说明来意后,简单不愿意再回去,她认为教书不是做生意,她需要被尊重,见简单态度坚决起身要走,林婉柔立马承诺每月再多给她五千块钱,她会劝马总收敛脾气,简单有事可以随时请假,毕竟她到北京花销挺大的,简单被说动了,勉强答应下来。

  公司会议上,卓楠之对冯春生团队的招商速度非常不满意,他大发脾气,指责冯春生的位置多少人惦记着,他不能胜任就马上滚蛋!

  简单回来给沐嘉上课,沐嘉要求她带自己出去转转,简单下楼给马列文请示,正好碰到董姐因丈夫做手术要请假两三天,马列文不同意,说她请假就另外换人,简单听不下去,答应替董姐几天,让她去照顾爱人,董姐感激不尽。

不惑之旅第4集剧情介绍

  马列文奇怪简单一向讲原则,为何又愿意干保姆的活了,简单解释人除了要讲原则,还要讲人情,马列文不屑与她理论,同意试用,也同意她带沐嘉出去散心,但叮嘱要注意安全。

  刚出小区,沐嘉就让简单去超市给自己买水,简单回来后四处找不到沐嘉,后来发现沐嘉在马路对面,她立即飞奔过,没想到与一辆自行车相撞摔倒在地,虽没大碍,却刮破了裤子,简单直截了当地指出沐嘉这样做就是为了让爸爸把她开了,但自己走后爸爸还会给她找无数的老师。

  欧郎书店经理向马列文汇报,受互联网经济冲击,实体书店生意确实越来越不好做了,马列文则认为是他经营不善。很快,卓晓婷带着冯春生来和马列文谈判,冯春生表示马列文的欧郎广场店一直在亏损,建议他早点脱身,他把解约合同递过去,马列文笑道他和女朋友一样喜欢给人上课,二人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卓晓婷赶紧打岔,说马列文公司股东和他的意见不一致,马列文称他是公司的创始人和最大股东,他们找谁都没用。谈判失败,双方不欢而散。

  卓晓婷无计可施,只好来找林婉柔帮忙,林婉柔表示她和马列文的经营理念一向不同,但马列文对实体书店的坚持他们有目共睹,她提出在赔偿款上增加百分之十,卓晓婷满口答应。

  忆如自作主张给沐嘉买了条漂亮的裙子,希望她能穿上吸引心目中的白马王子,马列文认为女儿还小,没必要给她说这些,王忆如却喋喋不休地再次讲起自己年轻时被男孩子众星捧月般疯狂追求的往事,沐嘉听得不耐烦把零食撒了一地,简单过来收拾,马列文发现她的裤子破了,简单谎称不小心摔了一跤,沐嘉也为她做了佐证。沐嘉受不了妈妈,让她还是回到疗养院去,忆如情绪崩溃,逼着马列文表态,简单看不下去,劝他们有事不要当着孩子的面,马列文让她管好自己的厨房。

  晚上忙完后,简单要告辞回家,马列文却让她顶替董姐做住家保姆,强调她逞能就要负责任,简单只好给冯春生打电话说明情况,冯春生提醒她善良用错了地方,反而会更让人瞧不起。

  冯春生正为招商的事一筹莫展,卓晓婷过来要带他去见天凤龙吟的太子爷白罡,冯春生喜出望外,感慨那是他托了好多人都谈不拢的大商家。

  晚上,万赖俱寂后,简单惊讶于自己以保姆的身份住在这里,这座阴郁的大房子像一座牢宠,到处都是阴影,她突然对住在里面的人有一种莫名的同情。

  冯春生跟着卓晓婷来到白罡的渡假别墅,有了她的引荐,冯春生谈得很顺利,白罡奇怪之前约晓婷她总说没时间,今天竟为了生意的事主动来找自己?卓晓婷坦言她就是为了春生,但强调两人只是同事关系。

  冯春生连夜优化了招商方案,次日一大早,他和卓晓婷不约而同到阳台上看风景,中间白罡接连给晓婷打来了好几个电话,冯春生看出白罡很喜欢晓婷,卓晓婷坦言白罡对自己很好,二家也门当户对,而春生也有个未婚妻,但自己就是喜欢他,等春生拿下龙凤之吟后,爸爸一定会对他另眼相看的,冯春生觉得辜负了晓婷,向她道歉。

  早餐桌上,王忆如求马列文原谅自己,称多年来她最想得到的就是他的原谅,马列文指出忆如是个对感情有渴望的人,但到了他们这个年龄应该明白,爱情只是感情的一种,他为了家可以付出所有的一切,这难道还不够吗?忆如哭了,称自己就要爱情,她不明白列文接自己回来难道只是为了让女儿有个妈妈,而不是让自己有个妻子吗?或者在他心里,自己永远就是个出了轨的坏女人,得不到他的原谅。马列文无言以对。

  冯春生回到公司时,发现卓晓婷已经辞职走了。另一边的马沐嘉不写作业,只在本子上写了首伤感的诗,简单看了后称赞她写的不错,安排沐嘉这周就写诗,鼓励她说自己很期待她的作品。

  冯春生对徐经理拟定的招商方案很不满意,安排他周末加班重新做,徐经理心里不服,嘟囔着小卓总都辞职了,他凭什么还这么狂!冯春生打不通卓晓婷电话,他发微信意外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林婉柔劝晓婷放弃冯春生,她分析冯春生此刻一边想坚守感情,一边又想改变命运。

  半夜,简单被楼上的喊声惊醒,马列文敲门让她跟着自己上楼。王忆如在房间喝得大醉,哭着指责马列文自结婚后就不爱自己了,她出轨也是马列文逼的,马列文让简单赶紧拿来醒酒药,他喂忆如喝了后背她上医院,安排简单在家照顾沐嘉。夜深了,沐嘉在简单柔和的读书声中慢慢入睡了。

  次日清晨,马列文回到家,看到简单在女儿床边守了一夜,称赞简单比杨老师更称职。简单给马列文请假,说要回老家领结婚证。

  简单早早就让弟弟把自己送到火车站,冯春生却还在公司没有动身,简单等不及给他打了电话,春生故意不接。她为冯春生的缺席编造了无数理由,但直到列车轰鸣离开的瞬间,她才意识到,再完美的谎言也有完结的时候。

不惑之旅第5集剧情介绍

  因王忆如昨晚闹得沐嘉很害怕,马列文打算把她送回疗养院,但忆如坚决不同意,她希望马列文再给自己一个机会,让她做回好妈妈。

  晚上,冯春生终于向简单坦白那块表是卓晓婷送的,二人在一起快一年了,简单怒不可竭,质问他既然如此,为何让自己来北京?冯春生解释以为她来后二人就能分开,过去他自认为是博士能高人一等,但到北京后才发现这里藏龙卧虎,自己什么也不是,他害怕永远都出不了头,太想要个公平竞争的机会。简单直言冯春生不过是想走捷径,春生给她鞠躬道歉,出门逃离,留下简单在孤独的夜里独自流泪。

  马列文下班回到家,看到王忆如翻箱倒柜地在找东西,问她却又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马列文赶紧安抚忆如睡下,再下楼去照顾女儿。沐嘉不明白爸爸为什么要把妈妈接回家,马列文希望他们能帮助妈妈早点康复,可沐嘉害怕忆如,她说若不让妈妈走,自己早晚会离家出走。

  次日一早,马列文就给简单打电话,说董姐这两天回不来了,他来给简单订返程的车票,没想到简单正打算辞去这份工作。春生的背叛让她非常痛苦,找闺蜜乔清浅倾诉时简单忍不住泪流满面,这时爸爸打来了电话,说明天会和春生父母一起来北京。

  林婉柔说董事长不赞同马列文拿爱德华的版权,而且对他坚持经营欧朗书店也不满意,见马列文情绪不高,林婉柔建议他把工作上的执拗放在家庭中,反抗岳父一次,把忆如送回去。马列文直言忆如毕竟是孩子的母亲,这样让她自生自灭对不起她,他现在最头疼的是简单辞职的事,林婉柔想出面挽回,马列文打算亲自去请。

  冯春生父母怒气冲冲地来公司找儿子,父亲急火攻心晕了过去,卓晓婷把他送到了医院,她得知春生没回老家结婚,心里窃喜,很快前台打来电话,告诉她冯春生已经回公司了。

  冯春生说他背负的是家人对自己的希望,躲起来关掉手机玩命工作就因为不知道怎么面对,卓晓婷温柔地握紧春生的手,问他没回去结婚是不是因为自己?她愿从此以后陪伴春生一起面对。

  晚上,父亲逼着春生当着双方父母的面表个态,明天就回老家把婚结了,春生沉默不语,父亲气极扬手要打,母亲舍不得拼命护着,简单摔门而去,之后接到马列文电话,愿付二倍工资让她回去,简单断然拒绝。

  简单回到房间和春生单独谈,她明确表示不会拿父母之命绑架春生,当初他来北京是这样,现在更不会。可春生如果把命运寄托在别人身上,迟早会付出代价,春生让简单给自己时间考虑,却又问如果不在一起了,她会怎样?简单彻底死了心,提出分手。她落寞地站在桥头,用泪眼看着北京的夜景,心里五味杂陈,春生并没有挽回自己,她不甘心,这么多年的感情,难道就这么草草收场了?

  马列文下班回到家,闻到一股煤气味,检查后竟发现厨房的煤气灶大开着没有火苗,他大惊,立即把沐嘉推到后院,再返回去找忆如,忆如满脸兴奋地在镜子前端详自己的婚纱,马列文赶紧把她带到后院,忆如继续念叨着爸爸最优秀的学生叫马列文,她整个暑假都和他在一起,那是自己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光……,沐嘉见状害怕极了。

  次日,马列文打电话叫李教授接忆如回疗养院,忆如很抵触,马列文告诉她是去参加小白楼二楼的舞会,忆如这才乖乖地跟他出去,临上车前,她和马列文拥抱告别。

  林婉柔告诉马列文,她已替他和卓远集团签了解约合同,还争取了最大限度的补偿,马列文大怒,指责她没权力这么做。林婉柔振振有词地辩解书店年年亏损,解约是唯一的出路。马列文当即立断开除助理,并让林婉柔通知董姐来了后也马上走人,他不满林婉柔在公司和生活上处处监控自己,希望她从今天开始,不要再干涉自己的生活。话音刚落,马列文眼睛突然疼得难受,但他执意不让林婉柔管。

  简单劝父母回去,觉得留住春生的人也留不住他的心,妈妈心疼女儿为春生受了这么多苦,怎能轻言放弃?春生父亲也说起当年自己在跑船的时候得了肝炎,是简单爸爸砸锅卖铁给他看的病,自打二个孩子在一起,早把简单当成自己的儿媳妇了,现在儿子干出这件事,简直天理难容,他气愤得马上要去找儿子算账。

不惑之旅第6集剧情介绍

  卓晓婷发现冯春生躲着自己,希望他能让自己陪着面对所有的困难。二人正说着话,春生父母找过来了,父亲指责儿子甩了求婚妻,要求见那个把儿子迷得神魂颠倒的女人,卓晓婷当众承认那个女人就是自己。

  马列文亲自到楼下等简单,恳请她回去,因为沐嘉需要她,什么条件他都能答应,简单断然拒绝,称他傲慢得让人讨厌,早就知道卓晓婷的事,却不告诉自己,他们都是一类人,因为有钱而拿别人的痛苦消遣,马列文指出如果简单认为冯春生只是贪图富贵,那她就太可怜了,一辈子浑浑噩噩不知道反抗,简单反唇相讥,指责马列文表面衣冠楚楚,背地里却和林婉柔男盗女娼,她不等马列文解释掉头就走,突然马列文眼睛看不清楚了,恳求简单送自己到医院。

  医生检查后诊断马列文是外伤引起的急性角膜炎,不能过度劳累情绪激动,走出诊室,马列文再次要求简单必须回去给沐嘉上课,责无旁贷,简单气愤他没资格这样颐指气使,做为成年人不知道如何尊重别人,马列文暴躁地让简单滚,简单愤然离开,可走出两步,又于心不忍,又返回来扶着马列文回家,她觉得自己越讨厌马列文,越觉得沐嘉可怜。

  简单送马列文到家后,给沐嘉说她家里出了点事,马列文抢着说老师的事已经处理完了,马上就给她上课,沐嘉让简单明天就来,之后回了卧室。简单生气马列文替自己做决定,这时马列文手机响起,他看不清楚让简单帮接,电话是林婉柔打来的,说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翻译稿他眼睛看不清楚就不用看了,董事长不同意购买政权,马列文称自己的决定谁也阻止不了,挂了电话,马列文请简单给自己读爱德华刚翻译的稿子,简单却坚持要走,马列文无计可施。 

  晚上回到家,妈妈热心地向春生打听卓晓婷的家世,爸爸烦躁地打断她,认为做人不能贪富贵昧良心。

  次日,简单给沐嘉上完课,马列文再次恳求她给自己读文稿,简单奇怪他是公司老总,为何一定要用自己?马列文真诚地说现在他的身边只有简单可以用。读到敏感段落,简单想跳过去,马列文不允许,让二人各退一步,简单帮自己把这段用笔标下来,他自己想办法读。

  晚上回到家,妈妈数落简单现在还有心思给别人上课,应该趁着现在双方父母都在,逼着春生把婚结了,简单苦笑。

  马列文嘲讽简单可能读不懂爱德华的书,简单气他瞧不上自己何必死乞白赖地请她回来,二人正在斗嘴,马列文接到电话,得知林婉柔要开会,他立即让简单开车送自己回公司,简单虽不情愿,但看他态度诚恳,眼睛看不见没人帮忙也怪可怜的,勉强答应了,其实她是拿驾照三年后第一次上路。

  马列文出席会议,让简单坐在旁边,林婉柔有些意外。她认为爱德华的书受众趋于老年化,不具备投资价值,马列文称自己引进这本书,不是想做生意,他说完起身出门,林婉柔追了出来,马列文称没想到换掉她的人后果这么严重,他让简单带自己到睿都饭店。

  马列文见了爱德华经纪人后,希望对方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他相信爱德华的书只有在自己手里才不会浪费他创作的心血。但因公司CEO林婉柔已经通知中止合作,经纪人认为他们公司管理上出现了分歧,最终没有同意。

  卓晓婷带了礼物到酒店看春生父母,春生妈妈受宠若惊,爸爸为上次的鲁莽给晓婷道歉,卓晓婷称春生把这边事情处理好了就立刻带他去见自己父亲。春生父亲表示儿子见异思迁让他们没法做人,建议二人还是断了。卓晓婷声明二人是真心相爱,自己不会放弃春生。她告辞出门时,和简单父母撞了个正着。简单妈妈讽刺春生父母想攀高枝,简父让春生爸爸表个态。

  简单把马列文送到家后告辞要走,马列文央求她再给自己念一段,简单不明白已经不合作了为何还要读?马列文称无论是否合作,这都是一本好书。

  晚上,双方父母和春生谈判,要求他辞职,春生声俱泪下地说自己从一个小县城打拼到今天不容易,辞职就是要他的命,春生妈妈劝着说只要二人断了就行,春生赶紧表决心说感情的事他先不提,只想好好工作,他借口加班住到了单位。

  简单也觉得爱德华写的是本好书,马列文让她带自己去见爱德华,简单不愿意,马列文以沐嘉爸爸的名义请求简单帮忙,简单答应再帮最后一次,她见马列文眼睛看不清楚,细心地帮他穿上鞋子。

  卓晓婷组局为冯春生庆功,祝贺他拿下天凤龙吟,还逐一给同事们敬酒请他们多帮衬春生。没想到饭局进行了一半,简单父母来了。卓晓婷打电话让简单顾点脸面赶紧过来,简单马上给妈妈打电话让他们回来,但妈妈很固执,根本不听。简单要走,可马列文已和爱德华约了时间,他要求简单必须把自己带到地方。

1-6集 7-12集 13-18集 19-24集 25-30集 31-36集
下一页
电视指南网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