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指南 - 内地电视剧 - 第二次初见剧情介绍

第二次初见第1集剧情介绍

  齐春娇,曾是一名投掷运动员,却因手臂受伤,面临退役的命运。她的父亲,一生的愿望就是希望她能够站在领奖台上,因此,春娇想要冒着手臂伤势的风险,继续参赛。然而,队医告诉她,手臂骨折的愈合情况并不乐观,需要长时间的康复训练,才能再次回到赛场。春娇的母亲,对于运动员黄金年龄的流逝感到焦虑,催促她回去训练,并要求队医开证明,但队医坚持不能开证明。春娇也劝母亲不要为难队医,她已经决定退役。母亲听后,责备春娇,说如果父亲知道会多么难过。春娇愤怒地与母亲争吵,声称父亲已经走了,不要再用父亲的愿望来道德绑架她。两人争吵之间,门上的牌匾掉下来,春娇推开母亲,自己却被砸倒。醒来后,她发现自己已经在顾清乔的葬礼上了。

  春娇如梦似幻地穿越到了顾清乔的身上。原本,大夫已经把脉说她已经没有脉搏,顾家已经为她穿好衣服,准备葬礼。然而,她突然从棺材里坐起来,给众人吓了一大跳。春娇以为自己是在拍戏,向丫鬟冬喜要手机,想给母亲打电话,但冬喜说不知道手机是什么。春娇看着自己的穿着,发现并非现代的装扮,以为自己是在片场里。她的父亲,顾兴迕告诉她,他知道她孝顺,舍不得离开他,但她现在已经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人,还以为是个陌生人过来骗她。后来,春娇才知道,原来自己是穿越到了古代。她穿不习惯古代的衣服,急忙换了衣服,就要出门看看。然而,门外有很多人堵着门,不让她出去,她严厉地斥责他们不要拦着她。

  春娇走到大街上,看不到摄像头和跟拍人员,终于确定自己是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到了顾清乔的身上。她在府里四处找寻时空隧道,想看看自己是否能够回去。由于古代没有烧烤和啤酒,顾清乔就自己在院子里和冬喜烤肉串。她发现院子里这么大,却没有人,冬喜告诉她,原来是因为她身体不好,她的父亲顾兴迕就不让下人过多打扰她养病。后来,因为她突然从棺材里复活,而且什么都不记得,众人都觉得她有古怪,也不敢过来了。顾清乔知道,原来是大家都觉得她脑子不正常,有点傻,才不多跟她接触的。

  管家过来告诉她,顾兴迕突然发病了。顾清乔说赶紧找医生,打120,然后去看望顾兴迕。顾兴迕告诉她,原来他曾许愿保佑她康健,现在她已经好了,他就要去还愿。顾清乔看他身体已经这样,就说会替他到上清寺去还愿。到了寺庙,听说初一上头香是非常灵验的,她想要争取上个头香,看看保佑她起死回生的地方,是否有办法让她重新回去。

  在寺庙住宿的时候,春娇看到有人在追捕一名逃犯。她惊喜地看到真实的轻功,却被那名逃犯扔了一块瓦片。春娇生气地扔了一个铜镜,砸倒了那名逃犯。顾清乔越过众人,冲进寺庙,得了头香。她抽签抽到了白签,来了一位空空大师,说她是异世之人。春娇询问她的母亲现在怎么样了,空空大师告诉她,她的亲人都好,就如现在她的亲人一样,而且她是命定的逆天星。春娇问空空大师,自己怎么才能回去,空空大师告诉她,如果找到四灵的话,可以打通时空,那时她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

  段玉一行人,香也没上成,还被人打了一顿,生气地返回。路上,他们遇到了知府的千金若云。段祀对若云有爱慕之情,久久地望着她,不舍得离开。顾清乔坐马车回府,遇到检查捉拿逃犯的人,要她下马车接受检查。这时,有人劫持她,命令她不下马车,不接受检查。但是,检查人员说她是商户之女,必须接受检查。顾清乔反制了逃犯,才看清楚了,原来这人就是当时扔她瓦片的那个人。

第二次初见第2集剧情介绍

  在现代的都市丛林中,春娇和陆子筝这对青梅竹马的好友,从小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们相伴成长,共同度过了无数的日夜,然而,陆子筝总是认为春娇的性格过于豪爽,不像一个女子,因此他一直把她当作朋友,甚至劝告她不要对他怀有过多的情感。然而,春娇却告诉他,她心中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只是那个人并不是他。

  顾清乔的生活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与陆子筝长得极为相似的逃犯,这让她误以为陆子筝也穿越到了这个时代。在一次检查中,她阻止了逃犯出马车,自己出面应对,她用现代的思想,向士兵们宣扬了士农工商的无阶级差别,人人平等的观念,赢得了人们的赞赏。而段玉在一旁看到她和士兵们的理论,也对她产生了兴趣,了解到她是顾家清风楼的大小姐后,他决定放她回去,并派人盯紧她。

  顾清乔暗地里将逃犯带入了顾家的酒窖,看到他身上箭伤深重,浑身是血,她急忙帮他止血。然而,她却发现他身上的伤痕比箭伤更深,她忍不住问他,这些伤痕是从何而来。看到顾清乔如此担忧自己的伤势,逃犯感到十分诧异,他告诉顾清乔,他并不是陆子筝,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顾清乔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一直误会了。

  顾清乔询问逃犯为什么会被官府追捕,他告诉她,他偷走了曼陀教的一样宝贝。顾清乔继续追问他是否知道四灵的事情,逃犯答应她,如果他打听到了,一定会告诉她。而在官府方面,知府请来了长庆商会帮忙捉拿曼陀教徒,商会的人最初并不情愿,认为这是官府的事情,但是段玉拿出了他们偷税漏税的证据,商会的人立刻改变了态度,决定配合官府。

  顾兴迕回家后,一脸的烦闷,顾清乔向他询问原因,他告诉顾清乔,他不仅要和春风楼打擂台,还要帮官府捉拿教徒,这让他感到十分头疼。而春风楼的素菜却让清风楼的菜肴黯然失色,顾清乔觉得这一定有问题,决定亲自去春风楼尝试一下。果然,春风楼的菜肴并不如人们所说的那么好吃,顾清乔决定,她要举办一个美食节,来宣传清风楼,并提高商会的影响力。

  顾兴迕找到段玉商量,段玉觉得这个主意很好,可以实施。顾兴迕顺势邀请段玉到他家吃饭,他希望能通过这次机会,让段玉和顾清乔产生情感的火花。顾清乔亲自下厨,做出了美味的红烧肉,段玉吃后赞不绝口,他想要去厨房看看这道菜是怎么做的,却在厨房遇到了顾清乔。他们面对面,顾清乔误以为他是自己在现代时暗恋的那个段玉,然而,段玉告诉她,他们并未曾见过,这让顾清乔感到十分惊讶。

  顾清乔在思考着段玉的事情,她在现代被段玉拒绝,而在这个时代又遇到了他,她觉得这一定是缘分的安排。而逃犯陆子筝却打断了她的思考,他希望顾清乔能帮他准备一个热水澡,顾清乔无奈,只好答应他。顾清乔告诉陆子筝,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嫌弃她从棺材里出来的,只有丫鬟冬喜和顾兴迕,而他是她唯一认识的人,她不希望他出事。

第二次初见第3集剧情介绍

  绍义,一个总是活力四溢、无法安静的少年,决定走出熟悉的生活圈,迈向冀州书院的学术殿堂。在他离开之前,他让段玉将自己的心意送到远在冀州的顾小姐那里。他还特意让人去找裁缝,为顾小姐定制几件华丽的衣服。刑祀对此感到惊讶,他疑惑地问段玉,是否真的打算向顾小姐提出求婚。段玉的回答让人惊讶,他说提亲的事情不是你说的嘛。

  顾兴迕找到顾清乔,告诉她段玉的意愿,他想请她去段府为自己定制衣服。顾清乔困惑不解,不明白为何量衣服做衣服非得在段府进行。顾兴迕告诉她,虽然提亲的事情没有明确提出,但是差不多已经成定局,只是需要她更加用心去经营这份感情。

  绍义找到若云,告诉她他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去冀州书院。若云感到失落,她说以后就少了一个玩伴。绍义安慰她,说他会给她写信。而若云,一直对段玉有着深深的情感,她一直希望能成为绍义的婶婶。

  顾清乔找到府里的张娘子,想借一些化妆品。她为陆子筝化了一个丑陋的妆容,说如果他这样出去,长庆的人们根本认不出他。陆子筝对此感到奇怪,他不明白顾清乔为何会喜欢段玉。顾清乔的回答让他惊讶,她说没有原因,这是她两辈子的心愿。

  由于要去段府,冬喜希望能为顾清乔化妆打扮一番,让她能美美的出现在段府。但顾清乔拒绝了,她说自己不习惯化妆。冬喜提出可以帮她找个面纱戴上,顾清乔答应了。

  顾清乔带着面纱进入了段府。段玉一直打量着她,他让所有的下人都转过身去,不看顾清乔。顾清乔告诉他,自己其实也化了妆,只是想给他一个人看。段玉赞美她,无论化不化妆都很美,她更适合不戴面纱。顾清乔听到这话,高兴的笑了,她摘下了面纱。

  段玉带着顾清乔参观了段府。他向她介绍了段府的历史,段府是靠麒麟弓起家的,与圣血门有着无法调和的仇恨。他的父亲就是因为与圣血门的冲突而去世的。他带着顾清乔来到段家的祠堂,顾清乔以为他要带她见家长,于是跪下许愿,希望自己和段玉能够长相厮守,早生贵子。

  顾清乔和段玉在游船上遇到了刺客。在激烈的战斗中,顾清乔差点掉进湖里,幸好段玉及时将她拉了上来。但顾清乔失去了一只鞋,段玉捡起鞋子,想为她换上。顾清乔却拒绝了,她说在成亲之前,男子是不能看到女子的脚的。其实,她是怕痒,所以还是自己穿鞋。

  裁缝来到段府,为顾清乔量身定做衣服。顾清乔告诉他,不用麻烦,直接按照她的尺寸做就行了。其实,这一天,段玉一直在试探顾清乔。他故意说错兵器的名字,提及圣血门,甚至设计让她落水,都是为了看顾清乔的脚上是否有特殊的印记。

  陆子筝找到顾清乔,请求她帮忙办一件事。他告诉她,自己知道四灵的事情,并拿出了曼陀教的宝物——九转清音铃。这个宝物,原来就是春娇的电子手表。

  由于顾清乔的改进,清风楼的生意越来越好。春风楼的杨掌柜也来到清风楼,他看到顾兴迕,就提出美食节如果在春风楼举办会怎么样。顾兴迕有些担心,如果美食街真的在春风楼举办,那他们就真的成了为别人做嫁衣的人了。但顾清乔让他不用担心。

  顾清乔找到段玉,向他提出了一个计划。她说,可以趁着举办美食节的时候,抓住曼陀教的右护法和教徒。但是,美食节必须在清风楼举办。

  顾清乔为清风楼重新规划了培训,她还创办了外卖业务,让阿达成为了主厨。她的改革,让清风楼的生意越来越好,也让她自己的人生,有了更多的可能。

第二次初见第4集剧情介绍

  清风楼的繁华之中,知府千金若云的身影闪现,她的目光被楼上的装修吸引,她想要包下其中的一间包间。若云对顾清乔提出了她的请求,她希望顾清乔能够给她一个合理的价格,毕竟她与清风楼的会长段玉有着深厚的关系。顾清乔却告诉她需要先充值三千两才能预定包间。若云没有多想,她立刻充值并离开了清风楼,她的心中充满了对美食节的期待,她期待着和段玉一起用餐的那一刻。

  离开清风楼后,若云去了书店,她最喜欢的话本是由四先生所写,而四先生正是刑祀。刑祀刚好在送新的话本《少爷爱上我》的续本,他害怕被发现身份,所以撞翻了书架,将自己的母本混在了其他书籍之中。若云看到这本书,便买走了,刑祀看到若云的身影,心中满是欣喜,然而若云却表示自己心中只有段玉一人。刑祀的心中满是失落,他告诉掌柜自己的母本弄丢了,掌柜对此感到惊讶,刑祀却说是自己的心丢了。

  刑祀提出了向顾清乔提亲的计划,他想要获取顾清乔的八字,以此打探顾清乔是否是逆天星。顾兴迕看到顾清乔的八字被取走,心中有些失落,顾清乔安慰他,也让他不要担心美食节的事情。顾清乔为了段玉,亲自绣了一个荷包,虽然荷包有些丑,但是她绣得满手都是针眼。刑祀告诉了段玉这件事,他说虽然平时看顾清乔并不像是坏人,但是他希望她不是逆天星。段玉让他的手下在美食节的时候关注顾清乔,如果有异样就立马抓拿。

  美食节当天,若云和绍义一起来到了清风楼。段玉看到他们,立刻安排人将绍义送回书院,同时让刑祀保护若云。刑祀在保护若云的过程中,被若云咬了一口。顾清乔在厨房帮忙烤肉,而曼陀教徒们得知了右护法要在美食节向官府投诚的消息,他们混进了清风楼,准备抓住右护法,夺回宝物。段玉找了一个人假扮右护法,这让知府大人都感叹可以以假乱真。曼陀教徒们看到假扮的右护法,才意识到自己中计了,于是开始大打出手,清风楼一时间乱成一片。

  所有的曼陀教徒基本都被捉拿,只有一个人跑到了后厨。幸运的是,厨房的厨师凭借出色的刀工和他纠缠了一阵,但最后还是被他撒了一把药粉逃脱了。谁知道,他下一秒竟然挟持了若云,要求段玉放他离开。顾清乔看到这一幕,立刻用手中的羊腿给他一击,使若云得以脱身。但是,他又撒了一把药粉,成功逃脱。刑祀向段玉汇报了这一情况,他说所有的曼陀教徒都被抓拿,只有一个人逃脱。

  回到顾府,顾清乔急忙呼唤出陆子筝,因为陆子筝之前答应她如果抓到了曼陀教徒就把她的电子表还给她。陆子筝按照约定把表还给了她,他告诉她,如果拿了表,她就不能再过平凡的日子了,他让她保护好自己和东西,他迟早有一天还要把东西拿回去。顾清乔听到这里,立刻反驳说,既然东西已经给了她,那就是她的了。陆子筝还让她提防她的未婚夫段玉,顾清乔让他赶紧离开。

  在陆子筝离开的时候,顾清乔问他真实的名字是什么。他告诉顾清乔,既然陆子筝对她那么重要,那他以后就叫陆子筝。然而,段玉早已经发现了陆子筝的行踪,他早已经在顾府周围埋伏下了。段玉甚至带了麒麟弓射箭,伤了陆子筝的胳膊。顾清乔在无奈之下,让陆子筝假装劫持了她,让段玉放了他们。为了更逼真,陆子筝还用刀划伤了顾清乔。最后,陆子筝放开顾清乔离开,而顾清乔则因为伤口过重,晕倒在地。

第二次初见第5集剧情介绍

  在昏迷的边缘,顾清乔的梦境中浮现出了现代的父母,以及与父母共享的那些温馨时刻。然而,当她苏醒,发现自己仍然身处异世,心中不禁感到一阵凄凉,思乡之情油然而生。她惋惜自己竟然无法在父母身边,为母亲换上煤气罐。

  段玉未能抓获右护法,且深感右护法在清风楼的自由出入,必定身怀高绝的武艺。而刑祀则向段玉提出,这一切似乎与顾清乔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令人感到颇为奇怪。于是,段玉命令刑祀带领乌衣卫前往顾府,保护顾清乔。顾清乔见到乌衣卫的到来,心中喜悦,对他们的保护表示感谢。她询问刑祀若云与段玉的关系,虽然刑祀表示不清楚,但他却表示他们家公子心中只有顾清乔一人。顾清乔听后,喜形于色,让丫鬟送给刑祀一张银卡。

  若云表示,正是顾清乔在美食节上救了自己,因此,她决定上门来答谢。听闻此事的绍义,也决定同行。他听说顾清乔一心想要嫁给段玉,因此也想亲眼看看这个顾清乔到底是何方神圣。顾清乔见到绍义,心中惊讶不已,原来这个绍义竟然是段玉的侄子,而且与现代的绍义长得一模一样。

  若云、绍义和顾清乔三人相谈甚欢,若云表示自己是与段玉、绍义和刑祀一起长大的,但是随着段玉的成长,他越来越不愿意理会自己,只把自己当作妹妹。绍义问顾清乔,既然她都要嫁给段玉了,为何还要问这么多。顾清乔回答说,段玉从未说过要娶自己,这些都是顾兴迕在背后张罗的。听到这个回答,绍义和若云都称段玉为渣男。

  顾清乔每日外出,乌衣卫都紧随其后,她也知道,这些乌衣卫表面上是保护她,实际上也在监视她。她向段玉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请求段玉不要再让乌衣卫跟着她。段玉听后,下令让乌衣卫离开,自己则陪着顾清乔。

  许妈妈告诉他们,他们两个人的八字她合不上,也解不开,建议他们找其他人合。许妈妈表示,自从看了他们两个人的八字后,自己就特别倒霉。他们两个的八字合在一起就是凶,拆开了就更凶。顾清乔是早逝之相,而段玉则是七杀之相,让他们两个人尽早分开,否则还会牵连到旁人。段玉表示,他从不信鬼神之说,本来合八字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顾清乔向许妈妈询问是否有破解之法,如果许妈妈不说,她就会每天来找她。许妈妈无奈之下,告诉他们可以去相思树那试一试。于是,顾清乔和段玉一起来到了相思树下,看到树上挂满了许愿的红绳。顾清乔用自己的簪子,在自己的八字牌子后面刻下了愿望。她让冬喜把她和段玉的八字牌装进盒子里,埋进了土里。她说,挂在树上时间久了字就掉了,还是埋在土里比较好。

  顾清乔和段玉一起放风筝,两人互相较劲。段玉用石头打断了顾清乔的绳子,让她的风筝飞走了。然后,段玉的风筝也有点掌握不住,顾清乔急忙去抓绳子,不小心掉下了山崖。段玉见状,毫不犹豫地跳下山崖,接住了她。

  夜晚,电闪雷鸣。刑祀在相思树下挖出了白天顾清乔埋的八字牌子,他一直念叨着,这是段玉让他挖的,有事找段玉,不关他的事。他将八字牌子交给段玉,询问他是否因为要确认顾清乔是逆天星而让他挖的。段玉表示,他只是好奇顾清乔许了什么愿望。段玉看到牌子上写的是早生贵子,一脸尴尬的赶紧把牌子装了进去,重新让刑祀把盒子又重新埋了进去。

  刑祀奉命拿着新买的和顾清乔丢的那个一样的风筝去顾府送给顾小姐。顾清乔收到风筝,非常开心,让刑祀去厨房带些糕点拿回去送给他们家公子。

第二次初见第6集剧情介绍

  在一次突如其来的事件中,刑祀毫无征兆地中毒倒地,这一幕与多年前阿苏中毒的情形惊人相似。虽然目前看来没有生命危险,但为了彻底解除毒性,还是必须尽快找来扈神医进行治疗。绍义闻讯后,急忙前往请神医赶来救治。与此同时,乌衣卫将厨房中的元达拿下,声称他是多年前逃离乌衣卫的罪犯,正是他当年下毒害了阿苏。段与决定将元达带走审问。

  然而,顾清乔对此表示怀疑,她认为如果元达真是逃犯,在家中这么多乌衣卫的监视下,他早就应该逃跑,而不是还留在这里为大家烹饪。她坚决阻止段玉将元达带走,并自信地表示要让元达亲口说出真相。段玉在顾清乔的坚持下,最终同意让元达留在顾府。

  顾清乔找到元达,想要询问真相,却发现冬喜已经偷偷将他放跑了。段玉在厨房发现大量蘑菇,原来刑祀中毒是因为误食了这些食物。顾清乔试图推脱,表示可以等刑祀醒来后再作决定。段玉告诉她刑祀已经醒来,但似乎变得有些迟钝。顾清乔听闻此言,表面上表示庆幸,内心却是另有所思。

  段玉坚持要提审元达,顾清乔无奈之下只得告诉他元达已经逃跑。她坚信元达不会害人,并提出如果段玉能保证不加害于元达,她愿意亲自带人去找到他。经过一番波折,两人最终找到了元达,元达解释当年阿苏之死与自己无关,是因为被发现盗窃而自行服毒身亡,从而洗清了多年的冤屈。

  在返回途中,顾清乔向段玉吐露了自己的现代生活,包括她的压力、失败的爱情以及对未来的不安。段玉听着顾清乔的故事,心中不禁生出一丝怜惜。元达与段玉解开了误会,段玉也取消了对他的通缉令,元达终于不必再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顾清乔决定加强与段玉的联系,她每天都去清风楼帮忙,以此为借口与段玉相处。她甚至逼迫刑祀帮她在商会找一个兼职,否则就要向段玉揭露他和若云的秘密。顾清乔的日常开始围绕着段玉转动,她不仅研究菜谱,还亲自下厨,希望用美食赢得段玉的心。

  与此同时,若云也不时来访,她与段玉的深厚友谊和了解让顾清乔感到酸楚。段玉让刑祀送若云回家,途中若云询问刑祀对顾清乔的感情,刑祀坦言心中只有若云,这让若云感到既欣慰又复杂。

  一天晚上,冬喜在帮顾清乔洗脚时,发现她脚腕上的花朵胎记变得更加明显,这让顾清乔感到不安。她意识到想要真正赢得段玉的心,还需要更多地了解他。于是她请乌衣卫喝酒,借机详细询问关于段玉的喜好和习惯,并记录下来。她还专门准备了蝴蝶糖,不仅送给了阿达,也给了冬喜,希望通过这些小心思逐渐靠近段玉的心。

1-6集 7-12集 13-18集
下一页
电视指南网 - 回顶部↑